12-15 2016
茶桌前的服装生意
茶桌前的服装生意

早晨4点,接到徐老板的电话。

 

“小王,非常不好意思。你能现在来一趟吗?我的ipad昨天被孩子玩了一下,不知道碰了什么,现在不能开单了。”

 

我揉揉睡眼,电话里交代了几种常见的解决方法,都处理不了。没办法,只能去了。

 

杭州的清晨,路灯亮着发黄的灯光,混着天边泛白的晨曦,笼罩着环卫工人橘色的工作服。

 

零零星星的路人匆匆赶路。沿街的商铺都还没开门,只有几个移动早餐车前,泛着热气。

 

谁要这么早开单啊?我内心依然气不平,还在怀念本可以睡到8点的被窝。

 

到市场时我惊呆了,里面俨然已经像春运的火车站一样挤满了人。



徐老板店里六七个店员,此刻忙的不可开交。用惯了软件的店员们现在突然换回手工单,又要写又要算,已经不适应。

 

我进门时他们正在抢计算器呢。看见我来都大呼“救星来了。”

 

软件问题很快解决好。商陆花软件能用了,档口的秩序又恢复如初。

 

在寸土寸金的档口,徐老板奢侈的放着一张很大的茶桌。

 

我跟徐老板在茶桌前坐下,他满怀歉意的说:“真是不好意思,这么早把你叫来。账目一直乱,直到用了你们软件才好一点。今天早晨要发的单特别多,我是真怕软件不能用了账又乱掉。没办法,只能辛苦你了。”

“来,先喝杯茶润润喉,我自己去山上收的。现在这茶呀,假的多。我们福建人就是爱喝茶,没办法,每年我都要自己去山上买。”

 

说起茶,徐老板兴致来了。铁观音,毛尖,大红袍,普洱。给我普及了一大堆茶文化。说到兴起,还百度图片给我看。

 


两杯茶下肚,起床气没啦,我有点反客为主的意思。

 

“徐总,我第一次这么早到市场,你们每天几点来?”

“一般都是3点多。有些来拿货的更辛苦,半夜的车从各地出发,在路上打个瞌睡,4点多开始打货,7、8点又要坐车回去了。等中午新款就上架开始卖啦。服装生意主要是抢时间点。早一点上货就有钱赚。整个服装产业链赚的都是辛苦钱哪!”

 

这次早起,我仿佛对这个行业有了新的认识一般,但嘴里还在揶揄“没想到现在的资本家这么拼!怪不得我现在是无产阶级呢。”

 

徐老板乐了,说“这个市场大家都是这么早,哪一家的卷闸门敢拉下来啊。”

 

看的出来,他确实是习惯了早起。虽然此刻才早晨5点多,已经工作了两个多小时的他一点看不出疲惫。

 

你都当老板了,还来这么早?

“我要看着他们开单,看着他们打包,只有在市场里,我才觉得这又是一天,我又活一天。要是在家里待着,我就难受。”

“你干服装多少年了?”

我算算,有十七八年了。

“家里人干这个?”

“没有,我父母都是农民,一辈子种地。我年轻的时候去市场给人拉包,每天一样是早出晚归,比现在可累多了。有时候拉的货太多了,小腿都抖的。我总给一个李老板拉货,没活时经常在一起聊天,慢慢成了朋友,李老板就跟我聊,让我也开个店,他帮我。”

 


徐老板眼睛茫然地看着后面墙上的四个大字“业精于勤”,陷入了回忆中。

 

“那时候我穷,你想想,二十年前拉包能赚多少钱?根本没钱租档口,那时候我爸刚生了一场病,我仅有的一点积蓄都用了。李老板借我钱,还给我铺货。一点点的,我有也经验了,生意越来越好。慢慢就做起来啦,他是我的贵人。”

“不容易,你也是能吃苦的人啊。有人帮也要自己争气才行。”

“做生意,关键时刻就是需要别人帮带一把。后来自己有实力了,我也会免费给我的客户铺货。做生意就是大家相互帮忙,把这个行业给做起来。”徐老板有一种朴素的经营哲学在里面。

 “这茶桌就是我的办公桌,客人来了,我给泡杯茶,聊聊天。慢慢客户都成了老朋友,做生意嘛,互相帮衬,互相学习。”

 

正说着,徐老板又来了一个老客户,他赶紧招呼过来喝茶。

 

听了徐老板聊天,走出店里我在想。这一杯茶不简单啊。

 

跟顾客聊衣服,这是产品营销,是销售的初级策略。跟顾客聊家常、聊事业,交朋友,这是关系营销,是更高级的销售。他这茶一泡,坐下聊的是人生观、价值观、聊得是感动,获得的是尊重,这是更高级的销售啊。

 

徐老板的成功不是偶然的,“把这个行业做起来”,有多少老板有这个气度呢!大河有水小河满,从供应商到客户,徐老板的茶桌,是这个行业的缩影。

 

达成合作重要,持续合作更重要。

卓越销售重要,不需销售更重要。